三七的人工种植史

时间:2017/7/10 21:22:41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 三七在中国的人工种植历史非常悠久。从明代至今,三七已有近五百年的利用历史,也是人参属植物中人工栽培最早的物种之一。
   1766年赵翼著《椽曝杂记》中记载了早期三七种植的情况:“有草名三七,有人采其子,种于陇峒,暮峒,亦伐木蔽之,不使见天日,以之治血亦有效,非陇暮二峒不能种也。”最早发现并利用三七的,是居住于原产地周边的少数民族。当地人模拟三七的原始生态环境,用树桩搭棚,山草遮阴,伐木避之,一家一户用原始的方式在房前屋后开始了三七的种植。
清道光二十年,云贵总督吴其浚(河南固始人,生于乾隆五十四年,即1789)走马上任,他对植物学与矿产学都有深厚的造诣。吴其浚久慕三七之名,一到云南,便向广南郡守求取三七的植株。他在《植物名实图考》(1849)中说,他所收到的三七,“土司利之,亦勤培植”,“盖皆种生,非野卉也”。可惜的是,因为路途遥远,几经周折,这些费劲人力培植的三七,送到吴其浚手里的时候已凋萎不成形,可谓一株难求。
   为了让世人能够了解这种神奇植物的样貌,吴其浚在书中附上了他亲手绘制的三七图,并说:“昆明距广南千里而近,地候异宜,而余竟不能观其左右三七之实,惜矣。因就其半萎之茎图之。”虽“时过中秋,叶脱不全,不能辩其七数,而一茎独耸,顶如葱花”。吴其浚按已经萎缩凋零的三七枝茎画出的三七图,仍形态逼真,惟妙惟肖。
   进入上世纪以来,三七的种植经历了从农户房前屋后少量栽种,发展到专业化种植;从个体散户种植,发展到大户种植以及公司加大户专业种植的生产模式。
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,三七需求量日增,一些农户开始专业种植,称为“七农”。这些三七,不施化肥,不用农药,种植五六年采收。所以,根个头大,性味足,品质上乘。然而小农经济性质的七农,经受不住市场的冲击,1987年的价格风暴,三七供大于求,致使许多七农破产。
   为了抵御市场的风险,三七种植发展形成了大户种植的模式。三七大户租地种植,个别达数百亩,以大投入、大产量来形成市场竞争优势。三七大户相信传统经验,对种植技术相互保密,特别选地、施肥、农药等关键措施,更是秘而不宣,使三七的种植带上了神秘的色彩。种植面积和产量与社会需求之间形成马鞍型发展,市场不稳定,种植风险增大,影响积极性,加之不法商人投机炒作,囤积居奇,抬高价格,造成三七农业与工业需求的不平衡,制约中药材种植和加工业的持续发展。
   本世纪以来,一些制药企业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介入三七种植,大多采取与大户合作的方式,从租地、种植,到产品的销售等均依靠七农。
近年来,随着三七药材价格猛涨,刺激种植业发展,一些大型企业和社会资本投入,三七种植面积大大扩张。2010年以来,三七的种植区域发展到红河、玉溪、普洱、昆明。曲靖、楚雄、大理、保山,以及广西西南部地区。
   三七市一中对生态环境十分敏感的、典型的阴生植物。但是,由于片面追求产量,三七的种植规模扩得太快,而种植技术却远远落后,没有对三七的种质资源进行保护,结果导致了三七的生态适应性降低,病害严重,种质退化。就像我们知道的一些苹果品种,刚种时结出的苹果很甜,可是种了几代之后,苹果就明显不如第一代好吃了。这样的种质退化,把三七变成了一种不“稳定”的植物,称为农家混杂品系,良莠不齐,品质差别大,抗逆性和抗病性都大大降低。迫使人们使用更多的化肥来催长,施用更多的农药来防治病虫害,而化肥和农药不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反而加快了三七的整体退化,甚至污染了环境。更为严重的是众所周知的三七的连作障碍。种过一茬三七的土地,就不能连作。休闲或轮作3-5年,7-8年,甚至10年以上,能否再种三七,尚不得而知,使整个三七产业陷入了恶性循环。
   要发展三七种植业,实现三七种植与生态环境的双赢,必须用现代农业改造三七种植业,优化与复壮种质资源,将以环境为代价的三七种植模式改造为环境友好的现代农业体系,从源头上提升三七产业,已成为三七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。

三七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